欢迎访问昭通市彝良县人民法院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管理

废墟上的大爱

时间:2015/12/1 14:54:26|点击数:

秋天本是收获的季节,可是收获没有到来,反而是地震后的一场泥石流,18名小学生被埋的噩耗塌碎了我们的心。所有的伤痛和泪水,伴随着女法官废墟上的救灾身影,永远刻在了记忆的最深处。

2012年10月4日10点,彝良县法院马永祥院长得到消息,龙海乡镇河村发生了泥石流山体滑坡,镇河村小学被泥石流埋没,正在学校准备上课的18名学生生死未卜。一得到消息,马院长立刻组织法院救灾队伍赶往滑坡地点。

“院长,我们也要去泥石流现场救灾!”女法官徐梅和彭应莲对马院长说道。她们声音虽然不大,但能听出细微恳请声音中那种不容考虑的坚定。就这样,两位女法官随救灾队伍踏上了征程。

一路崎岖颠簸的盘山公路,加之阴雨不停的天气,让救灾队伍花费了比平时多了半小时的时间才到达滑坡现场。这是乌蒙大山深处的一个小村庄,庞大的滑坡体塌在眼前,已经看不见学校了。听着滑坡体一侧急流而下的水声,可以断定滑坡体把上流的河水堵断了,可能已经形成堰塞湖。滑坡体背后未塌方的半边山上,股股泥石流水仍在继续,说不准下一波泥石流随时可能发生。

但一切都来不及想了,救灾队伍直奔滑坡体而去。两位女法官也不甘落后,立刻扛起附近村民准备的铁锨,挽起了衣袖,踏着泥泞,急跟着大伙投入到抢险搜救中。

滑坡山体太大,小小的铁锨变得微不足道。雨、石、泥土混合的废墟不时让铁锨粘满泥土。顾不及矜持与形象,两位女法官用手把泥土扒掉。石块坚硬,她们放下铁锨和同事一起用手刨出来。大雨如注,雨水顺着脸颊淌下,她们伸手一擦,脸上全是泥巴。所有的劳累,只是为了早一点挖到埋在废墟下藏着梦想的书包和身影。但老天似乎不开眼,一切有如徒劳。

 

参与救灾的每一个人其实都知道,庞大的滑坡山体,人工扒挖犹如徒手。但她们仍然在废墟上竭尽全力,能挖走一簸箕泥土算一簸箕,能搬走一块石头算一块。努力了近两个小时候,专业救援队伍和大型机械终于到来了,当他们悄悄撤下来蹲在水沟旁洗手时,才发现手上已经留下了渗着血丝的血泡疤。

专业救援开始后,两位女法官没有休息,而是默默的又跟着去外围参合着拉警戒线维持秩序,拉完警戒线又匆匆的转入到做安抚工作中。平时能言善辩的女法官,守候在被埋学生母亲身旁时,言语竟也哽咽了。当一具具变形的弱小罹难尸身从废墟下被抬出,当覆盖遗体的白布被掀开辨认时,跌坐在稀泥里嚎啕大哭的学生母亲,让两位女法官也强忍不住泪水和悲伤,与罹难学生的亲人一起在废墟上痛哭……

痛哭中的她们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徐梅擦拭了泪水:“嬢嬢,孩子已经去了,我们要勇敢的面对,不能再让他离开爸爸妈妈,我们送他回家吧!”彭应莲半跪在地上,依偎着失去孩子的母亲,泪水哽咽的安慰:“嬢嬢,不要难过了,弟弟找不到回家的路,我们领着他回家!”她们忍不住悲痛和泪水,和罹难学生的亲人一起,一路哭一路送,送走了一名又一名遇难的孩子。

 

那是一段远去的悲痛。她们悲痛,她们哭泣,她们流泪,但她们柔弱的身影没有辱没他们胸前的法徽和她们铁一般的意志!我敬爱的“铁妹子法官”,此生我永远珍藏你们这份废墟上的大爱!

本文来源:彝良法院 作者:赵立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