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昭通市彝良县人民法院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学研究

立案难真的不难了吗?

时间:2015/8/31 16:36:14|点击数:

  过去我们普通民众有一个切身的体会,就是觉得打官司难,一个是立案难,再一个成本比较高,结果也不确定。所以很多经济纠纷,很多官司都实际上是没有进入法治的轨道,也没有经过诉讼的渠道去解决。立案难一直是被社会上社会上成的法院的“三难”之一。最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见》提出要求,要改革案件受理制度,变立案审查制为立案登记制,对人民法院依法应该受理的案件,做到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保障当事人诉权。随后最高法又出台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若干问题的规定》再次明确了登记立案,从宏观的角度讲,立案登记对于解决各类纠纷和矛盾,特别经济纠纷矛盾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从微观上讲,对于维护当事人的诉权,保证当事人的诉讼及时、合理有效的行使也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它既是一种化解社会矛盾的很好的改革举措,也是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保障当事人财产权利,人身权利的一个重要举措。

  2015年5月4日是全国法院实施立案登记制的第一个工作日。据不完全统计,4日当天全国法院立案数量超过67000件,与去年同期相比增幅超过20%。说明登记立案在缓解立案难的问题上有了一定的效果,但是立案难真的解决了吗?在各级人民法院推行立案登记制度后,法院涌入了很大一些案件。最终大部分案件转入审理,但是随之而来又出现了新的问题:

  第一,送达难又加剧了。一直以来,立案难的纠结不在于法院的实质审查的问题,而是法院考虑到送达的难度审理期限等。虽然三大诉讼法都规定了很多送达方式,尤其是新的民事诉讼解释的规定,但基层人民法院辖区的当事人都是处在山高谷深的地方,交通不便,当事人大多外出务工,很少在家里。法院在送达的时候往往到达了当事人的住所却没有找到当事人,不得无功而返。

  第二,登记立案制度推出后能不能执行得不走样。立案登记制的实施意味着大量棘手案件将涌入法院,其中包含着很多以前法院不愿碰、不敢碰的“硬骨头”,敢立还得敢审,敢判还得敢执行。如果不赋予法院更高的司法权威,不能让法院底气十足,恐怕还会出现不能执行就不敢判,不敢判就不敢立的情况,“立案难”可能又会改头换面继续存在;

  第三案件进入审理阶段,如何审理又出现难题。应该说法律规定了原告无正当理由可以可以按照撤诉处理,被告未到庭可缺席判决。但实际的案件情况是有些案件必须由双方当事人到庭才能查清案件事实,例如民间借贷纠纷,往往是原告方拿出了一张借条,而没有相应的其他辅助证据时候,被告不到庭,法官申请对借条鉴定就很不现实,这时法官对借条的采信就很困难,一方面既要考虑是原告是否是虚假诉讼,另一方面有又要保障原告的合法权益。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法官为了避免差错和超出审理期限,会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这时案件的纠纷仍然没有解决,随后当事人又以相同相类似的诉讼请求,反复提起诉讼,导致司法等公共资源被浪费。

  第四,法院做好准备了吗?在法院人财物的省级统管尚未完成、行政机关执行生效裁判的制度也未完善、法官职业保障机制尚未构建、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缺失的情况下,法院面对立案登记制实施可能带来的案件激增,以及法官“员额制”改革带来的法官人数减少的双重困难,将导致“案多人少”的境况进一步加剧。如果法官待遇不能相应地提升,当前愈演愈烈的法官“离职潮”可能会更加汹涌。

  总之,要彻底解决立案难,第一,法院需要练内功,“打铁还得自身硬”。 第二,党委需要帮助法院破除阻力。地方政府的强力干预如果没有制约,法院依然会受制于人,只有严格限制行政权力,让法院从人财物上脱离对地方政府的依赖,才有可能让法院抵消地方政府的影响。脱离了这两方面,法院不愿立案的内因无法消除,不敢立案的外因继续存在,则“立案登记制”的推行恐怕也不容乐观。(荞山法庭  李选跃)

本文来源:彝良法院 作者:李选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