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昭通市彝良县人民法院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法律文书

铁某流交通肇事案一审刑事判决书

时间:2016/12/16 11:16:41|点击数:

 

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

2016)云0628刑初88号

公诉机关云南省彝良县人民检察院。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云,男,生于1970年3月6日,汉族,云南省大关县人,初中文化,农民。(被害人陈某之父)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田某凤,女,生于1972年5月22日,汉族,云南省大关县人,初中文化,农民。(被害人陈某之母)

委托代理人陈帮华,云南振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某洪,男,生于1972年12月3日,汉族,云南省大关县人,初中文化,农民。(被害人周某之父)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曾某梅,女,生于1970年11月2日,汉族,云南省大关县人,初中文化,农民。(被害人周某之母)

指定代理人谢洲云,云南大关县高桥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人铁某流,曾用名铁流,男,汉族,生于1997年12月11日,云南省大关县人,小学文化,农民。因本案于2016年3月3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14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彝良县看守所。

辩护人曾居能,云南悟同律师事务所律师。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某强,男,生于1969年6月11日,汉族,云南省大关县人,小学文化,农民。

委托代理人李琼,云南乌蒙律师事务所律师。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某,男,生于1997年8月29日,汉族,云南省大关县人,小学文化,农民。

委托代理人吴禹,云南乌蒙律师事务所律师。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昭通支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营业场所所在地,昭通市昭阳区团结路37号。

负责人:谢加某,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罗发华,云南滇东北律师事务所律师。

云南省彝良县人民检察院以彝检公诉刑诉〔2016〕第8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铁某流犯交通肇事罪,于2016年6月2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云、田某凤、周某洪、曾某梅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6年8月1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合并审理。彝良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蒋道强、书记员李永光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云、田某凤及其委托代理人陈帮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某洪、曾某梅及其指定代理人谢洲云、被告人铁某流及其辩护人曾居能、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某强及其委托代理人李琼、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某及其委托代理人吴禹、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罗发华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彝良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6年3月27日17时许,被告人铁某流酒后无证驾驶牌号为云CZH078的长城牌越野车搭乘被害人周某、陈某、付某、李大某由彝良县钟鸣镇往大关县天星镇方向行驶,行至双钟线K13+700M处时,因被告人铁某流驾驶不当,该车撞倒左侧路面防护墩后翻下山坡,造成被害人周某受伤送医院途中死亡,被害人陈某受伤后经医院医治无效死亡,被害人付某、李大某受轻微伤,云CZH078的长城牌越野车严重受损的重大道路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被告人铁某流于2016年3月28日凌晨到公安机关投案。经彝良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人铁某流负此事故全部责任。

为证明上述指控事实的成立,公诉机关提供了由公安机关侦查期间收集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1、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证实本案的案件来源。

2、被害人付某、李大某等人陈述,证实2016年3月27日17时许,被告人铁某流酒后驾驶牌号为云CZH078的长城牌越野车搭乘被害人周某、陈某、付某、李大某由彝良县钟鸣镇往大关县天星镇方向行驶途中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二人死亡、二人受伤的事实。

3、刑事照片、现场勘查笔录等,证实案发现场的地理位置和被害人周某、陈某、李太敏案发时被抛出车外的事实。

4、证人张某强、张某、周某洪等人的证言材料,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单,机动车辆保险单,证实①牌号为云CZH078的长城牌越野车的车主是张某强。②云CZH078的长城牌越野车的车主张某强向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昭通支公司就其所所属车辆投保的事实。③被告人铁某流以要到车辆上休息为由从张某处取得钥匙的事实。④张某明知被告人铁某流无驾驶的事实。⑤被害人周某是大关县一中高中二年级学生的事实。

5、收条二张、证实①被害人周某的亲属收到被告人铁某流的亲属支付的丧葬费23000元和车主张某强支付的丧葬费12000元,共计35000的事实。②被害人陈某的亲属收到被告人铁某流的亲属支付安埋费15000元的事实。

6、被告人铁某流供述,证实①2016年3月27日17时许,被告人铁某流酒后以头晕要到车辆上休息为由从张某处取得钥匙后无证驾驶牌号为云CZH078的长城牌越野车搭乘被害人周某、陈某、付某、李大某由彝良县钟鸣镇往大关县天星镇方向行驶途中发生交通事故,车辆撞倒左侧路面防护墩后翻下山坡,造成被害人周某受伤送医院途中死亡,被害人陈某受伤后经医院医治无效死亡的事实。②被告人铁某流于2016年3月28日凌晨自动到彝良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投案的事实。

7、彝良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2016)第00004号道路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证实被告人铁某流负此事故全部责任。

据此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铁某流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规定,构成交通肇事罪,请求依法追究被告人铁某流的刑事责任,并提出对被告人铁某流科处四至六年有期徒刑的量刑建议。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云、田某凤诉称:被告人铁某流因交通肇事致其子陈某死亡,请求法院判令被告人铁某流、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某、张某强、保险公司赔偿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护理费、医疗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交通费等共计597852.79元(已扣除被告人铁某流支付的15000元,张某强支付的丧葬费12200元和医疗费20000元,共计47200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某洪、曾某梅诉称:被告人铁某流因交通肇事致其女周某死亡,请求法院判令被告人铁某流、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某、张某强、保险公司赔偿死亡赔偿金527460元、丧葬费32231.50元、其他费用300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共计612691.50元。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为证明其诉讼主张,向法庭出示了下列证据:

1、户口证明,证实被害人周某是大关县小河村民委员会乐坪村民小组村民,是周某洪、曾某梅之女;陈某是大关县安乐村民委员会地瓜坪村民小组村民,是陈某云、田某凤之子。

2、学籍证明,证实被害人周某在交通事故发生前是大关县第一中学2017年届260班学生。

3、出院证、住院汇兑清单,证实陈某在彝良县人民医院医治支出医疗费9217.16元,在昭通市第一人民医院医治支出医疗费41144元,共计50361.16元。

4、收条,证实被害人周某的亲属运送周某到昭通火化的交通费等费用为2160元。

被告人铁某流对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不持异议,同意赔偿各被害人家属的经济损失,但现无力支付,今后将尽全力赔偿被害人亲属经济损失。被告人铁某流的辩护人提出:被告人铁某流有自首情节,进行了部分经济赔偿,被害人明知被告人酒后还乘坐其驾驶的车辆,有一定的过错,应负一定的责任,建议对被告人铁某流宣告缓刑。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某强辩称:确实是被告人铁某流肇事车辆的车主,但其子张某是合法使用车辆,车主本人无过错责任,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并且提出其垫付的钱款要求受害人亲属返还,还向法庭出示了驾驶证及银行回单证实张某强是有驾驶资格的人员和向陈某亲属汇兑了20000元人民币的事实。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某辩称:被告人铁某流骗去车辆钥匙将车开走发生事故,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并向法庭出示了驾驶证证明其是合法使用车辆。

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保险公司对肇事车辆已经向其公司投保的事实不持异议,提出车辆所有人张某强之子张某将车辆钥匙交给酒后无证的被告人铁某流使用发主交通事故,保险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并向法庭出示了保险单证实车主张某强向保险公司投保的时间及保险种类。

法庭出示了下列证据:

调解笔录、领条、谅解书等,证实在法院的主持下,被告人铁某流的亲属赔偿了被害人陈某、周某的亲属每家25000元人民币,得到二被害人亲属书面谅解的事实。

上述证据经当庭质证,被告人铁某流对公诉人出示的证据无异议,辩称确实是无证酒后驾车,但喝的酒不多。被告人铁某流、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某、保险公司对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方出示的证据无异议,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某强陈述不知情,但保险公司提出被告人铁某流是无证酒后肇事,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附带民事原告方对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某强、张某出示的证据无异议。公诉机关对法庭出示的证据无异议。

合议庭评判认为,公诉机关当庭出示的上述证据,其来源合法,证明的内容客观真实,与案件事实相关联,符合证据的“三性”原则。据此合议庭对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中相互印证的内容确认并采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方提供的户籍证明、出院证、医疗费清单和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某、张某强出示的驾驶证、保险公司出示的保险单客观真实,综合证实了肇事发生后被告人铁某流的亲属和车主张某强对二被害人亲属赔偿的事实。合议庭确认采信。法庭出示的证据是在附带民事诉讼中依法产生,客观的证实了被告人铁某流的亲属代被告人铁某流赔偿五万元的经济损失后,得到谅解的事实。据此,合议确认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成立。   

另查明:被告人铁某流于2016年3月28日凌晨自动到彝良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投案。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某强、张某是合法持有C1驾驶证的人员,云CZH078的长城牌越野车的车主是张某强,2015年3月27日,车主张某强之子张某与被告人铁某流等人一同饮酒,被告人铁某流以饮酒后头晕要到车上休息,张某明知被告人铁某流无驾驶证将车辆钥匙交给被告人铁某流。被告人铁某流取得车辆钥匙后,自行驾驶云CZH078的长城牌越野车搭乘陈某、付某、李大某、周某发生交通事故。被害人陈某在彝良县人民医院治疗支出医疗费9217.16元、昭通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支出医疗费41144元,共计50361.16元。案发后,被害人陈某的亲属收到车主张某强家赔偿的32200元,收到被告人铁某流的赔偿款15000元,共计47200元。被害人周某的亲属收到车主张某强家赔偿的12000元,被告人铁某流赔偿的23000元,共计35000元。2016年8月22日,被告人铁某流的亲属代其赔偿了被害人陈某、周某亲属各25000元人民币,二被害人亲属对被告人铁某流予以书面谅解。

本院认为:被告人铁某流违反道路交通管理法规,无证酒后驾驶机动车辆,造成二人死亡、二人受伤的交通事故,其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规定的交通肇事罪的构成要件,已构成交通肇事罪,应依法惩处。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案发后,被告人铁某流主动投案,审理中如实供述犯罪事实,自首成立。依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情节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且被告人铁某流的亲属积极筹款代被告人铁某流赔偿因其犯罪行为造成的经济损失并得到谅解,可酌情从轻处罚。综上,依法决定对被告人铁某流减轻处罚。公诉机关提出的量刑建议因量刑情节发生改变依法不予采纳。被告人铁某流的辩护人提出的被告人铁某流有自首情节,进行了部分经济赔偿的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其余辩护意见与本案查明事实及法律规定不符,本院不予采纳。被告人铁某流的犯罪行为给被害人及其亲属造成的经济损失,依法应予赔偿,但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赔偿精神抚慰金与法律规定不符的,不予支持。被告人铁某流是采用欺骗的方法取得车辆钥匙,未经车辆管理人张某同意自行驾车发生交通事故,理应承担主要的民事赔偿责任;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某在明知被告人铁某流无驾驶证且共同饮酒的情形下将车辆钥匙交给被告人铁某流,对车辆的管理有过错,也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机动车保险条款第四条规定,发生意外事故时,驾驶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一)、未依法取得驾驶证……的;(五)饮酒或服用国家管制的精神药品或麻醉药品的;本案是无证酒后发生交通事故,保险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车主张某强在车辆的管理使用中无过错,不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但其所有的车辆肇事后张某强代其子张某垫付赔偿款在情理之中,已经垫付的款项可向其子张某主张返还。综上,本案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是被告人铁某流和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某。附带民事赔偿承担责任的比例肇事者被告人铁某流承担65%,车辆管理者张某承担35%。保险公司及本案肇事车辆的车主张某强提出的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赔偿精神抚慰金与法律规定不符,不予支持。关于死亡赔偿金的计算标准,《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七条规定,因同一侵权行为造成多人死亡的,可以以相同数额确定死亡赔偿金。本案中的被害人周某是生活居住在城镇的高中二年级学生,故本案适用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规定,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 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据此,本案中被害人亲属应当得到支持的赔偿项目是丧葬费、死亡赔偿金、治疗费和其他因安葬被害人必要的支出等。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的计算标准应当按照2016年度云南省道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有关费用计算标准中规定的城镇居民标准计算。1、被害人周某、陈某的丧葬费为:64463元÷2(六个月)=32231.5元;2、死亡赔偿金为:26373元×20年=527460.00元;3、治疗费等陈某住院治疗10天,治疗费为50361.16元,误工费100×10天=10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0×10天=1000元、护理费100×10天=1000元;4、处理丧事必要的支出:①运送周某到昭通火化的支出5人×2天×100=1000元,运送费、冰棺使用费等2000元;②处理陈某丧事必要的支出5人×4×100=2000元。综上,周某亲属应当得到的赔偿数额为:1、丧葬费32231.50元,2、死亡赔偿金527460元,3、处理后事必要的支出3000元,共计562691.5元。陈某的亲属应当得到的赔偿款为:1、丧葬费32231.50元,2、死亡赔偿金527460元,3、处理后事必要的支出2000元,4、治疗费为50361.16元,5、误工费100×10天=1000元、6、住院伙食补助费100×10天=1000元、7、护理费100×10天=1000元;共计615052.66元。根据被告人铁某流的犯罪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为保护公共安全,维护社会秩序的稳定,惩治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第十六条、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铁某流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6年3月28日起至2018年3月27日止)

二、被告人铁某流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某洪、曾某梅经济损失562691.50元(1、丧葬费32231.50元,2、死亡赔偿金527460元,3、处理后事必要的支出3000元)的65%,即365749.50元,扣除已经给付的48000元,余款317749.50。

三、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周某洪、曾某梅经济损失562691.50元(1、丧葬费32231.50元,2、死亡赔偿金527460元,3、处理后事必要的支出3000元)的35%,即196942.00元,扣除已经给付的12000元,余款184942.00元。  

四、被告人铁某流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云、田某凤经济损失615052.66元(1、丧葬费32231.50元,2、死亡赔偿金527460元,3、处理后事必要的支出2000元,4、治疗费为50361.16元,5、误工费100×10天=1000元、6、住院伙食补助费100×10天=1000元、7、护理费100×10天=1000元)的65%,即399784.20元,扣除已经给付的40000元,余款359784.20元。

五、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某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云、田某凤经济损失615052.66元(1、丧葬费32231.50元,2、死亡赔偿金527460元,3、处理后事必要的支出2000元,4、治疗费为50361.16元,5、误工费100×10天=1000元、6、住院伙食补助费100×10天=1000元、7、护理费100×10天=1000元)的35,即215268.40元,扣除已经给付的32200元,余款183068.40元。

六、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昭通支公司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七、附带民事诉讼被告人张某强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八、驳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云、田某凤、周某洪、曾某梅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列二、三、四、五项赔偿款定于判决生效后一年内履行完毕。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云南省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0一六年八月二十五日

                                       

 

 

本文来源:彝良法院 作者:刑二庭